人員查詢
站內檢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色邯鄲

身在敵營 功于人民

時間:2023-04-06 09:19:21  來源:邯鄲文化網  作者:夏勤修 葉照勤  瀏覽: 分享:

身在敵營 功于人民

 

夏勤修  葉照勤

 

“高風亮節,赤膽忠心。深入虎穴,把握戰機。敵中有我,敵動我知。這是抗日戰爭時期我黨活動在日偽軍內部的一個戰斗集體的戰斗綱領。這些活動在敵人心臟的熱血男兒,遞情報,救干部,送子彈,保人民,屢建功勞。他們擔風險,背“黑鍋”,無所怨言。這個集體就是由中共雞澤縣委派人偽保安團的趙自新、閆光信、李文華、李廷方、楊振京、韓隨田等同志組成的。

 

1939年夏,中共雞澤縣委研究決定,趁偽縣長趙天緒組織偽保安團的機會,由縣敵工部長楊直軒指派城關區干部趙自新、閆光信、李文華、李廷方四人到敵保安團工作(后改為警備隊),并在縣城建立了聯絡站(對外是飯莊),由楊振京、韓隨田擔任聯絡員。按照縣委指示,他們在敵人內部用給敵人拉近呼、請吃喝等手怯,李文華、閆光信、李廷方三人先后當了偽保安團小隊長。趙自新的槍法好,獲得了日軍的“賞識”,混上了偽中隊長。這樣就給我們的工作打下了基礎。他們把握時機,傳送情報,使我軍順利地拔掉了南莊炮樓和沙陽炮樓。初步的勝利,既補充了我們的武器彈藥,又給敵人以沉重的打擊。

 

在一次“掃蕩”中,敵人把我敵工干部馬清吉和武裝科長張閏英的母親抓進了監獄,趙自新等人通過關系把他們放了出來;北風正村的我方村干部趙步堂進城辦事,被敵扣留,趙自新讓自己的愛人到被扣處把趙步堂認做自己的哥哥,被放出后領到自己家里,又由趙自新把他送出城外。

 

敵情抓得準,我方少受損,一次我政府工作人員住到西莊村,敵人發覺后決定次日晨抓該人。我內線人員得知后,立即通知聯絡員韓隨田連夜趕到西莊村報信,結果使敵人一無所獲。 “沒有槍,沒有炮,敵人給我們造。”我們當時用的槍支彈藥很大一部分都是從敵人手中拿來的。趙自新等經常通過楊振京,韓隨田送子彈,利用少打多報的方法留下子彈,少則十幾發,多則幾十發。

 

為了有效地消滅敵人,鼓舞斗志,增強軍民戰勝侵略者的決心和信心,1940年初。中共雞澤縣委決定襲擊縣城。聯絡人員通知趙自新,尋找合適的機會向外聯系。接到通知后,他們趁敵人外出修炮樓,城內空虛之機,送出情報并約定時間從西門進入。

 

八路軍第一二九師三八六旅于元月14日晚上順利地進入城內,殲滅偽軍130余人,繳獲機槍兩挺,還有步槍、馬匹等。1940年秋的一天,他們又趁敵人出發“掃蕩”、城內空虛之機、送出情報,由第三軍分區部隊打進城去俘敵10余人,繳獲武器彈藥一部。一年之內,我部兩次襲擊縣城,狠狠地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大大提高了我軍民的必勝信心。

 

由于他們多次給我方送子彈,送情報,保護我軍民干部,終于引起敵人的懷疑。敵人把閆光信、李文華二人調于城外,李廷方被殺害。趙自新在敵人決定抓他的緊急關頭,從北門逃了出來。

 

1945年2月,正在我敵工站工作的趙白新突然被敵人抓捕人獄。他在獄中雖遭敵人多次嚴刑拷打,但革命意志未減分毫。并于21日夜晚和同志們10余人砸開鐵鎖,逃出監獄。由于趙自新的傷勢嚴重,被送往邢臺住院治療。

 

身在敵營,功于人民。在抗日戰爭的艱苦歲月里,我地下工作者,深人虎穴,英勇果敢,靠集體智慧,利用敵人的矛盾,巧妙地與敵人進行斗爭,有的為革命壯烈犧牲,有的被人誤解,有的不被人所知,但他們的名字,燦若星斗,永遠輝映在河北大地。

凡注明來源邯鄲文化網的文章,屬邯鄲文化網原創

請尊重作者,轉載注明作者、文章出處

 


 

(更多好文 請加小編微信h3115855)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身在敵營 功于人民
身在敵營 功于人民
清明古詩詞二首
清明古詩詞二首
北朝時期的北賈璧青瓷窯、臨水青瓷窯
北朝時期的北賈璧青瓷
邯鄲市博物館的寶貝
邯鄲市博物館的寶貝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鄲文化網」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0310-3115600   郵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備18017602號-1    
國家版權局軟著登字第3269884號
勞務派遣經營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8
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3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24號

zozozo另类人禽交_丁香五月天婷婷_久草社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